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党建工作 > 南方的同学普遍年龄比北方的小
南方的同学普遍年龄比北方的小 未知 admin
 
  在我的印象中,头脑聪明。我们班的前几名多数是南方的同学,其中这次来的叶子和奕始终稳坐前
 
五名。只有河北的喜,能为北方人争口气,一直保持在前三名,可惜这次因工作忙,喜没能来聚。
  
  报考专业的时候,小城的我以为与电挨上了边肯定就是高科技,所以报考的第一自愿是轻校的电光源,第二志愿是电力学校。到了轻
 
校上第一节课的时候,我才知道电光源-----就是做灯泡!与我生活这么密切相关的东东,我咋就没想到呢?爱好数理化、想从事高科技
 
的梦就此破碎。当时我就知道:将来我绝不干这个!所以,除了学习以外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眼里的大事,唯独学习不是。在我每天都在热
 
衷于各项活动的时候,叶子、奕、喜他们在不声不响的学习。四年的同窗,印象中的他们特别文静,平时说话,也都是以笑作答,即使这
 
样,任何人都无法忽略他们,因为,每次考前我们临时抱佛脚的时候,每次考后我们担心挂科的时候,他们还是那么从容、淡定,前五名
 
肯定是他们的!
  
  二十三年后,叶子、奕变得成熟了,但还是那么文静,从表面看他们波澜不惊,不言不语的奕在来的那天晚上就把自己喝多了,到了
 
住处倒头就睡;这两天叶子时不时的拉着我的手,从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里我读出了她要说的话,那句“离开后就开始想念”的短信,我
 
舍不得删;毛毛还是那么随和,坐在沙滩上,叙说着毕业后自学会计改行的经历;玲的女儿好可爱,笑眯眯的,一提起好玩的眼睛就发光
 
,总是兴致勃勃,恍如20多年前的我们,爱玩爱动,小美女成了我们的开心果;已是老夫老妻的路两口子,说起话来就像是对口相声,让
 
人忍俊不住。
  
  说路和程是老夫老妻,是因为他们从恋爱到现在有二十六七年了,我们还不知道恋爱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路的老公--老程----当初的
 
小程帅哥就哇哇的开始追小路了,路的初中同学柏和我都可以见证,他们的恋爱史估计写一部连续剧没有问题;第一次见到叶子的老公,
 
看着和叶子特别有夫妻相,看着他们说家乡话,我一句都听不懂。就想起当初叶子的爸爸送她上学的时候,叶子在中间当翻译,印象最深
 
的是叶子用普通话说“警惕”,连比划带说的好半天我们才听懂。后来我才知道,叶子的家乡村与村之间的语言都不同,老一辈人根本不
 
会说普通话,只有读书的人才会,还是带着浓郁地方味道的普通话。那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,中国还有不会说普通话的地方,那么共产主
 
义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?现在懂了,那个目标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!我自认为自己说的是普通话,被同桌的路笑话了,说我的是纯正东
 
北风味的普通话!于是,路就开始教我说普通话,帮着我纠正发音,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还想当学校的播音员呢!刚学得有点起色的时候,
 
放假回家了,再回来,前功尽弃!反反复复,到最后弄得我回家时候,普通话不地道,连家乡的话都说不好了!